欢迎您!
主页 > 醉红颜00887com > 正文
山西省作协党组书记:山西最长的河是胡正的纪念碑
日期:2019-10-03 来源: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:

  2011年1月18日上午,山西省作协大院访客如潮,一拨赶着一拨,多半是省内文学、文化、新闻界的人士,大家匆匆而来,肃然而去,都是一早得着消息,闻讯前来吊唁胡老的。

  省作协党组书记翁小绵的办公室里,跟着忙了起来,作为胡正治丧领导组成员,不断有人进来出去地请示工作,繁忙琐碎却井井有条。安排工作的间隙,翁小绵书记接受了本报采访。

  山西晚报:胡老辞世的消息让很多人意外,虽然已经87高龄,但在大家印象中他身体一直都很好。

  翁小绵:是,很突然,因为他去年12月底还出席《山西文学》创刊60年的活动。今年年初老爷子身体有点不舒服,我7日接到胡老家人电话,说老爷子检查结果是肺癌晚期。

  这是山药蛋派作家硕果仅存的老人了,作协的态度当然是全力救治,尽我们一切力量。

  翁小绵:在。重庆公务员考试报名照片如何编辑?这几天我也不知道往医院跑了几趟了。昨天晚上,作协全体党组成员都一直守在胡老身边,直到最后。凌晨一点多,我们把胡老送到永安殡仪馆,全体三鞠躬。

  无论说胡老在山西文学的地位,还是他对山西文学的贡献,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,必须做的。求广东江门-福建厦门旅游路线攻略

  山西晚报:其实就您本人来讲,和胡老交情并不长,从2008年来作协工作,满打满算也就两年多。

  翁小绵:老爷子和我挺投缘的,特别支持我工作。凡我们做了点实事,他总要鼓励表扬。这可不是空说,作协建立全国创作中心的时候,我们需要胡老这个大招牌作一些工作,就跟他求三四幅字。过几天,老爷子写好了,就给我打电话让过去拿,再过两天又打电话,前后写了十几幅。要知道他当时视力很差,患老年性黄斑,写好一幅字都费很大精力。

  翁小绵:还真给了,可他说成啥也不要,说我是作协的人,为作协做点事是真心的,45111抓码王高手论坛最终电池回收12年的王自新、纸房子设计师刘一分钱也不能要。他们那种老派人的作风让人非常感佩,无论是做人还是做事。他当初任省作协党组书记的时候,因为办公条件紧张,他自己都没有一间办公室,他不要。这是作协历史上唯一一个没有办公室的党组书记。

  翁小绵:他非常会工作,挨着办公室转,经常说笑着就把事办了。不论是对内还是对外,有种举重若轻一切尽在掌握的领导艺术。

  山西晚报:今天有很多年轻人在网上祭奠胡老,但从留言看他们对山药蛋派并不熟悉。

  翁小绵:它是中国新文学史上独一无二的流派,形成于(上世纪)50年代至60年代中期。以赵树理为主帅,马烽、西戎、束为、孙谦、胡正为“五主将”。他们都是山西农村土生土长的,或者长期生活在山西的作家。所谓的山药蛋派,只是当时的一种谐谑的称呼,以此来代表他们作品里鲜明的北方农村特色和乡土气息。如果从其奠基人赵树理最早开始文学创作的时代算起,直到当下,这个流派横跨两个世纪,历时近百年,这样绵长的生命力,在文学史上也几乎是绝无仅有的。

  翁小绵:纵观山西文学70年发展的历程,你可以清晰地看到,优势还是现实主义作品。“山药蛋派”始终是山西文学创作的灵魂,这个曾经主导中国当代文学的流派并没有消亡,而是更加多元和丰富了。

  山西晚报:作家蒋韵在怀念胡老的文字里说:山西最长的河是他的纪念碑。这应该是指他的代表作《汾水长流》吧?

  翁小绵:这话说得真好。但我看来,对于生于斯逝于斯的山西文学老人们来说,这块土地这条大河是他们的创作源,是他们的纪念碑,也是他们的灵魂归属地。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